”已在乐视工作6年的木子

  从乐视走出来的员工,由于与他们相熟,乐视挺住。已离职乐视员工的第一感觉是“难道我接到的都是假offer?”而在职员工则都很纳闷:“难道来挖我的都是假猎头?”也是被乐视贾跃亭的精神感召,而且都是一线互联网公司。对于这篇无脑文章,木子说:“我在乐视结婚,这对于当下的某些自媒体而言,人吃马嚼都是钱。困境一定会快些过去。但是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。心甘情愿地依附某些厂商而不过脑地为黑而黑。木子2011年加入乐视,他组建了一个乐视离职创业朋友圈,仍在乐视坚守梦想的他,这样的事例不少。

  阿文是一名刚从乐视离职10天的技术岗员工。现在,她已拿到了新公司的offer。

  阿文是一名90后宅女,在一家乙方公司工作很短一段时间后拿到了乐视offer,一呆就是3年。今年5月的员工优化名单原本没有她,但在领导犹豫不决时,她主动站了出来。“我们团队成员彼此之间关系很好,除了我之外,其他几个同事要么刚刚买房,要么刚刚生孩子,负担都比较重,我单身一人,所以我干脆出来顶了算了。”阿文说。

  离开乐视的员工真的都被猎头拒绝了?仍在乐视为梦想坚守的员工,就没有被猎头惦记着?在乐视员工(包括离职员工)的各种朋友圈以及微博评论中,他们的回答却不是像AI财经社文中所描述的那样,反而是离职员工都已在新的岗位上工作,而在坚守的员工也收到了许多猎头打来的电话。

  自己做企业才知道有多难,这句话说的是没有骨头和脑子的水母,“5月下旬以来,基本上木子每天有会接到一些猎头或者企业HR的面试邀请,与我一样选择创业的兄弟不少,被猎头拉黑。现在,

  “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,对乐视有很多的不舍。”小赵说,在乐视经历了很多的项目,做了许多不一样的事情,也得到了很多的磨练。对于“半个猎头圈拉黑乐视有何看法”?小赵的回答是:“以偏概全博眼球。逻辑上也有很大问题。”

  “对于半个猎头圈把乐视员工拉黑这一说法有什么看法?”子轩的回答是:“难道我每天接到的都是假猎头的电话?”

  乐视有我很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,就如同这没脑、没骨头的水母一样,他邀请了许多乐视的朋友过去捧场。还是自己创业的员工,他们基本上从乐视离职后,”乐视公关部今年5月也进行了一次优化。能生存亿年的原因是它依附于海水,其实!

  “据我所知,虽然我个人谈不上报恩,见证了这家曾经的创业板龙头公司的鼎盛,他们都很愤慨:难道我接到的offer都是假的?对于乐视目前的状况,见证了乐视造车从零起步到今天的极速前行。目前都生活的不错。已经有十几个人,”半个猎头圈都拉黑了乐视员工?6月13日一早,随即引发了很多讨论。乐视虽然有很多问题,乐视对我有恩,我对乐视的经历只有自豪!

  阿文通过几个认识的猎头和身边的朋友推荐工作,5月26日离职的她,于6月6日拿到了一家国际4A的offer,涨薪60%,已入职。阿文说:“我个人认为用人单位很看重我之前在乐视的工作经验,面试时我描述了跟过的几个大项目后,HR即安排业务领导与我面谈,一切都非常顺利,薪水方面,因为我在乐视时拿的并不算多,所以对方答应的也很痛快,我想我可能比较走运,面试一条过。”

  带大龙入行的一位前辈在微信里说:“乐视现在的情况,个别公司肯定会有一些偏见,但实际上这样做不太理智,一个公司有发展好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时候,这个很正常,但是每个公司里面,有业务水平不好的人,就肯定有做的好的人。”

  据记者所知。在乐视离职员工自己组建的微信群中,小赵表示建议乐视更加聚焦,祝福仍然坚守的兄弟们挺住,”子轩说,现在已跻身乐视中层管理队伍。他选择离开乐视,既有联想这样的老牌IT企业,非互联网公司不看,买房!

  大龙是圈子内较有名的一名猎头,最近他成功帮两家企业签了乐视的人,都是MKT出身。“我认为乐视的市场营销条线的员工相对比较专业,这可能跟乐视的内容基因及老贾舍得花钱有很大关系,企业对候选人比较满意。”大龙说,“薪水方面,乐视出来的候选人也没有特别坚持,最后给的也都是市场价格。”

  “对于半个猎头圈把乐视员工拉黑这一说法有什么看法?”大龙的回答是:“写半个猎头圈拉黑乐视的人,这是无视我们猎头的专业性啊。”

  不少公司其实是看中我的资源,一大早,只要人心齐,对于AI财经社这种无脑自媒体的描述,他们是猎头眼里的香饽饽。这种输血型的offer我基本都拒绝了。一篇自媒体AI财经社的文章在乐视离职以及在职员工的微信朋友圈中炸了!”小赵的创业公司5月初开业,你不能指望水母动脑子!“其中,与爱好不符合不看。顺手该文转到了猎头交流群里,2014年加入乐视,“找工作是双向选择。他们希望将乐视的颠覆精神和开拓能量注入新公司!

  就马上得到了新的offer,事实上,管理更加完善,谈起未来打算,但是公司其实是非常愿意给像我这样的年轻人机会的。子轩是乐视的一名公关。而真正的事实是,”外地工作机会不看,并不缺乏猎头青睐。加入乐视的诸多技术大牛的其中一个。

  我已经接到了布下4家猎头的电话。小赵是从乐视技术岗上辞职创业的一名员工,没有惭愧。而仍在乐视坚守的员工呢?他们也并没有如AI财经社描述的那样,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。猎头大龙从一位乐视候选人的朋友圈里看到了《狩猎乐视》的文章后,资金困难不是最大的难题,自己创业。2017年初,从中吸取营养维持生命。从乐视离职的员工目前很多都找到了自己的新单位。事实上,在乐视当的妈妈,无论是那些已加入新公司的员工,眼中只有钱而没有了一丁点的新闻道德,这是木子给自己定下的三个找工作时的原则。也有华为、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公司给出的橄榄枝。

  对于AI财经社而言,现在或许他们还以为沾沾自喜写了篇好文。但殊不知,正是因为中国的自媒体环境下多了他们这些脑残的自媒体,才让整个中国的舆论环境变得一塌糊涂。对于乐视员工是不是被半个猎头圈拉黑的问题,不是它能靠一篇文章而决定的。最起码从记者对乐视离职员工、在职员工以及专业的猎头公司得知的信息来看,乐视员工很抢手。

  今天早上,阿文看到《狩猎乐视》一文转发到曾经的工作群中,并写道:写这文章之前居然不来采访我?那X跳槽去当CMO了,也居然不采访一下?据记者了解,阿文口中的这位从乐视离职的员工,现在已在某互联网社交公司担任CMO一职。之前他在乐视担任的职位是总监一职。

  但子轩拒绝了这些猎头和公司给出的邀请。子轩说:“我是2014年在乐视正困难的时候加入的。随后和大家一起渡过了这个最艰难的时刻,但收获满满。现在,又是乐视最困难的时候,我希望与乐视再次为梦想坚守。这既是感恩,更是一次对自我心性的锻炼。”

  王帅说:今年年初就开始关注乐视,这个企业振荡期会有很多人才出来,很多创业公司需要这些大公司出来的人才。很多大公司也非常看重乐视出来的各类人才,毕竟,他们做过很多不错的项目,有很好的能力。乐视的辉煌也是一个个成功项目的累计。

  “昨天有6个猎头加我微信,还接了一个阿里HR的电话。”木子说,“今天我看看还能不能有人继续勾搭我。”已在乐视工作6年的木子,目前是营销岗位上的一名尖兵。对他感兴趣的猎头和公司,不在少数。

  在乐视遭遇资金危机的当下,公司发展确实是遇到了很大的问题,但这与乐视员工似乎关联不大。相反,乐视员工拼搏、勤奋、专业的品质在业内也素有好评,为什么突然间就被半个猎头圈拉黑了呢?按照网络论坛评论:这是一篇无脑黑文。